元代江西人朱思本绘制《舆地图》 力证南海诸岛自古就是中国领土

【发布日期】:2019-08-07【查看次数】:

  2100余年前的汉代,一幅画在长宽各96厘米的正方形绢布上的《西汉初期长沙国深平防区地形图》标绘了南海的地形。

  700余年前的元代,江西人朱思本耗十年之功绘制了一幅《舆地图》,这幅用“计里画方”之法绘制的中国地图,更加精确地将南海诸岛标绘为中国领土。这幅地图曾刻石于龙虎山上清宫之三华院,被誉为元明时代中国地图的祖本。

  如今,在岁月之流的冲刷下,龙虎山上的《舆地图》石刻已无迹可寻。但朱思本绘制《舆地图》的故事,以及地图对后世带来的非凡意义,都值得去探索和发现。文/图 江南都市报记者石鹏 实习生张敏

  朱思本,字本初,号贞一,江西临川人,出生在一个南宋下层官吏的知识分子家庭。(南)宋亡元初,朱家曾避难于南昌西山。8岁那年,在父亲的带领下,朱思本拜访了玄教大宗师张留孙。这件事情,竟决定了他一生要做“神仙道士”的命运。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年未满14岁的朱思本在龙虎山正式入道。

  当时的龙虎山是道教正一教派的中心,自四代张天师起即据此山传教。元平江南时,三十六代天师张宗演应召入觐,元世祖忽必烈命其主领江南道教。后其徒张留孙留在大都,建崇真宫于两京,专掌祠事,并被授为玄教宗师。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其徒吴全节至大都,协助张留孙处理教务。那时,朱思本入山不久。

  以后的14年间,朱思本一直潜心学道,刻苦钻研,以其相当高的文化素养在龙虎山的地位不断上升。元成宗大德三年(1299年),朱思本奉玄教宗师张留孙之命,离龙虎山去大都。北上途中,朱思本“登会稽,泛洞庭,纵游荆、襄,流览淮、www.20349.com,泗,历韩、魏、齐、鲁之郊,结辄燕、赵,而京都实在焉”。

  入京之后,朱思本主要从事代皇帝祠祀五岳四渎、名山大川;护值两京,设斋行道,为皇家消灾祈福,或驿传皇命教旨,奔走于江淮荆襄等各处大宫观。

  据南昌市社科院特聘研究员萧德齐考证,从至大四年至延祐七年的这十年(1311~1320),是朱思本一生最重要的时期,即“奉天子命,祠嵩高,南至于桐柏,又南至于祝融,至于海”。他的足迹遍及今华北、华东、中南地区,真可谓“跋涉数千里间”。

  在周游大江南北的过程中,朱思本每到一地,www.01496.com,都要访问当地父老,寻求古迹遗址,考察郡邑沿革,验证《要迹图》、《樵川混一六合郡邑图》等古地图。通过实地考察,对前人所作进行核对,朱思本发现“前人所作,殊多乖谬”。为了“构为图、以正之”,朱思本下定了重新绘制地图的决心。

  为了绘制《舆地图》,朱思本广泛吸收有关地理学方面的研究成果。他在《舆地图自序》中历举参考过的地理著作有《水经注》、《通典》、《元和郡县志》、《元丰九域志》等。此外,还委托出使外域的“中朝士夫”们向“诸藩府”询查当地的地理情况、收集外域地图。

  经过多年的资料收集、考证和筛选之后,朱思本将中、外地理信息“合而为一”,绘制成《舆地图》。《舆地图》不仅仅局限于元朝领地,它的范围还包括元朝帝国以外的地域“诸藩府”。

  萧德齐说,在绘制地图的过程中,朱思本继承了前人裴秀、贾耽的“计里画方”之法,先作各地分图,然后合成长、宽各7尺的大图,绘成《舆地图》2卷。《舆地图》的精确度远胜前人,图上的大部分地域都绘得比较详细,即“其间,河山绣错,城连径属,旁通正出,布置曲折,靡不精到”。

  萧德齐说,香港记者倪鸿祥曾赴台湾参观南疆史料特展,“会场里展示了一张元末明初《广舆图》里收录的《东南海夷总图》,在南海中绘制出石塘及长沙的位置。《广舆图》是明朝罗洪先(1504~1564)将元朝朱思本编绘的《舆地图》加以校正勘误,再增绘其他地图所编绘而成,其流传甚广,影响极大。从现有文献看,《广舆图》是保存至今最早的一部综合性地图集。”

  “朱思本绘制的《舆地图》,完善了中国制图的计里画方之法,并系统地使用图例符号,使得这份全国性大地图成为后世从元至清绘制地图的范本,其作用与意义重大。但最大的意义还在于地图中总结了中国历代地理学家和航海家甚至于民间的实践经验,标绘了南海诸岛,使之成为我国拥有南沙群岛主权的历史证据。”萧德齐说。

  据萧德齐讲述,元代南昌人汪大渊编写的《岛夷志略》,是对朱思本《舆地图》的验证。汪大渊在《岛夷志略》万里石塘条对“万里石塘”有较详细的记载,并对整个南海海底的地质结构作了首次论述。而绘于明朝天启年间的《郑和航海图》,又是借鉴了《舆地图》和《岛夷志略》。

  《郑和航海图》是记载郑和最后一次下西洋的航海图,海上丝绸之路的航行图中,将南海诸岛分别标为“石塘”、“万里石塘屿”、“石星石塘”。根据图上的位置可知,“石塘”即指现在的西沙群岛,“万里石塘屿”即指现在的南沙群岛,“石星石塘”是指中沙群岛。

  此后,明代罗洪先的《广舆图》再次将朱思本编绘的《舆地图》加以校正勘误,结合其他地图编绘而成,并再次将南海诸岛标绘为中国领土,流传至今。“朱思本等人绘制的南海诸岛及其海域的南海地图,为维护我国南海疆域主权,提供了历史的、线年前的实物证据。”萧德齐说。

  《舆地图》曾刊于龙虎山上清宫三华院,但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舆地图》的石刻已经无迹可寻,但它曾经屹立于龙虎山上清宫的历史意义却仍在继续。

  “古《舆地图》、《广舆图》、《岛夷志略》以及明代吉水陈诚《西域行程记》的记录,是江西古代地理学家、航海家为一带一路建设增光添彩的重要物证。”萧德齐说,《舆地图》的绘制,以及后人以此为祖本绘制的其他地图,顺应了元、明、清江西经济的发展。江西丰饶的丝绸、茶叶、瓷器等物产资源,由点汇聚成线,通过地图明确了行走方向和道路,汇集泉州、西安等地,远销全国和海外,带去了文明和友好,丰富了古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内涵,有力地证明了江西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商品基地,也证明了江西在古丝绸之路中的历史地位与渊源。

  萧德齐认为,龙虎山作为朱思本十余年学道和《舆地图》石刻所在地,应该恢复《舆地图》石刻,并建造朱思本雕像、朱思本纪念馆(室)等,打出响亮的世界名人文化旅游品牌,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提升自身的旅游知名度,开创龙虎山景区的“一带一路”旅游开发个性化发展新天地。

  为此,2015年10月,萧德齐向鹰潭市委、市政府,提交了建议书,并得到了鹰潭市委主要领导的肯定。“相信不久之后,国内外游客就有可能在龙虎山一饱中国古代杰出的地理学家、道士朱思本《舆地图》石刻和朱思本雕像。”萧德齐说。

上一篇:昌江区农民工意外受伤 工会帮维权(图)

下一篇:没有了